公司要闻
三岁看老新说: 婴儿期已经注定的宿命
发布日期:2022-05-21 10:48    点击次数:65

“生于斯,斗于斯,死于斯。”

如果说人类和动物的区别,或者有识之士均会以符号体系的认知来做为分界点。人类拥有复杂多变且可以自我成长的语言体系。而鲸鱼,海豚,大象等动物界公认的“灵性动物”虽然也具备种族之间交流的语言能力,但是其语言却无法实现自我成长。而鹦鹉八哥等擅长学舌的动物,虽然可以不断学习新的人类语言,但是却只能机械式地重复,而不能实现“复杂多变”。

图片来源网络:鹦鹉

因为人类所创造的符号体系只是一个框架,这个框架可以不断地依据规则而填入全新的事物,因而原则上,这个名为“人类语言”的体系可以永恒生长。我们无法追溯到人类第一个符号出现后,是如何与其他事物从逻辑层面实现连接,最后形成第一个子系统的。我们也无从了解“原初符号”的诞生,是源于何种机缘。但是,从目前所有人类的正常生活来看,符号已经生生嵌入到一切行为之中。

人,无法脱离语言,无法脱离文字。思考,即是内言语的飞速运转。交流,则是外言语的相互碰撞。我们无法离开言语。因为我们需要用言语来组织起我们的思想形式。我们所进行的思考过程,大部分都是类似于自己在心中自言自语。而要自言自语的前提是需要有一套行之有效的语言。当我们阅读文字时,我们的眼睛在文字上扫过,可能嘴上不会读出来,但是心中却也在“默读”。

人类所拥有的符号体系架构,精致而充满韧性。不同地区的语言有着不同的语法规则,而只要符合规则,便可以由一句“元语言”引申出无数语言。而这为人类的生活和发展带来了难以想象的便捷,因为它大大减少了记忆成本。尤其是母语对人的影响,更是潜移默化,伴随终身。母语,便是人的第一语言,这种语言也是我们第一种可以不知道语法规则却仍可以熟练运用的语言。

图片来源网络:新的“语言体系”

学习母语,是我们抛弃“婴儿语”, 青岛应龙机械有限责任公司拥抱“社会化”的重要过程。婴儿呱呱落地后,其精神如同白纸一张,因为从未亲眼见,亲耳听到任何物事,因而从婴儿诞生之日起,他就开始围绕着自己来构建这个外在世界。这便是发展心理学所发现的“自我中心阶段”。婴儿有且只有一种视点,那就是从我出发,以我为主来认识这个空间。而婴儿的精神则将所见所闻以自己的形式记在脑中,这个过程并不是记忆,而是类似于一种无痕浏览。婴儿的大脑尚未完全发育,记忆功能尚未彻底成熟,记忆力自然无从说起。

人类是生活在文化背景之下的,这个文化背景本质上便是符号框架所编织而来的。文化背景如同雾气将人类笼罩其中,雾中的水汽便是文字。人类知道文字,也知道文化的存在。但是人类只能看到文字的形态,而无法看到文化的形态。对于婴儿来说,最开始学习语言的过程,便是不断理解这片“雾”的过程。而这个过程,既是生,也是死。

图片来源网络:如雾

符号体系框架不会凭空出现在我们每个人体内,除非以后脑机接口技术真的出现。以21世纪的科学水平来看,我们目前尚需要不断地学习,才能实现认识到输入,以及文化的处理。婴儿的精神在这个文化背景框架中迷失,随后重塑,这是第一个阶段。父母或者监护人对婴儿提出识字要求,并且开始机械地重复某些音节,并将具体事物和音节进行关联。婴儿于是开始将“词”与“物”联系在一起。这时候最基础的符号体系就出现了。

在这个阶段中,婴儿其实不懂得文化,也不懂得意义领域。文字和语言,是两种图像一般的存在。婴儿的逻辑思维能力并没有完成发育,因此也无法理解系统内部的运行规律。就像是企图教婴儿语法规则总会铩羽而归,而反复重复某些词语则有奇效。当然,我们这里说的是婴儿期,不是指新生儿。为了更好地与母亲互动,事实上在婴儿心中并不能理解“亲情”,也不能理解“母亲和我不是同一个人”这样的边界概念,但是婴儿出于生存本能,会自发地去尝试更高级的交互。这里有人和人之间的交互,也有人和物之间的交互。

这个过程虽然只有两三年,但是却浓缩了整个人类被符号体系捕获的经过。婴儿就如同我们最开始的祖先一样,从自己的语言中慢慢过渡到一种文化背景框架底下。不同的是,婴儿并未完成创造,乃至再造。婴儿所进行的“学习”,不过是“模仿”以及“重复”。婴儿所完成的图式,是粗糙且简单的“1=1”的本体论形式。也就是,“什么”是“什么”。婴儿只能稍微地把具象的事物和词语关联在一起,并且存在着看似单一且僵化地对应。

无论如何,这都是“社会化”进程的第一步。婴儿的原始语言和自我姿态“死”了,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便是学习而来的母语,以及母语背后蕴含的庞大的思想框架。从接受母语那一刻起,婴儿就在体内生长出一个符号框架。这个符号框架在婴儿的思维深处伸出无数多的触手,不断地将具体的物件进行“语词化”,把未知化为已知。

图片来源网络:婴儿

婴儿的学习,便是不断地实现物体和词语对应的过程。而这个过程中,便是符号框架的不断向外延展的过程。在这个符号框架中,蕴含着的一切力量尽管尚未被婴儿所理解,但是因为不断的重复,以及潜移默化的影响,已经埋下了种子。人这一生,从婴儿时期开始,就已然陷入到了一种不可名状的僵局之中。这导致符号体系的诞生,也将在未来将个体导向符号体系的死亡。符号体系为实实在在,彻彻底底的外物,是纯粹的他者,但是在每个人生命初期,却如同被吞噬了一般,变成了我们的内在。尤其是该体系中深深蕴含着的思想,甚至影响了我们的一生。

AAB